第一百三十章 收获“镜刃”与第三具心魔傀儡

一秒记住【♚真人娱乐♔ 004kk.com】百家乐、棋牌、牛牛!

语气虽带着不快,然而说话之人的面容,却沉静得没有一丝一毫情绪波澜。

蝶姐目光一凝。

随着斩魄刀“镜刃”实体化的身躯破碎,于虚空中闪烁晶莹,她就可以看到,在一片迷蒙之光中,显现在面前的是一个容貌看起来很是普普通通,几乎让人产生不了任何深刻印象的男人。

他面容沉静。

丝毫表情都没有。

淡然得简直犹如一缕拂耳消逝的风。

整体气质更是有如古老森林中尘封千年的幽潭。

神秘、幽远、深邃、让人难以触碰到真实。

不过作为一名资深“特工”职业玩家,本身所拥有的“特工本能”核心被动,不仅仅可以增强蝶姐对危险的感知力,更能使她的第六感变得极为强大,很多情况下可以仅仅凭借直觉感知、分析、洞察到一些特别的东西。

而此刻。

她从面前这普普通通的男人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熟悉感。

甚至是强烈的熟悉感!

“他是……”

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开始勾勒出一个熟悉的身影轮廓。

不过突然。

啪!

一道响指声自耳畔响起。

蝶姐就感觉自己的思维猝然变得极为缓慢。

同样变得极为缓慢的,还有那折射到她体内的联合国特别行刑队·第三小队队长的灵魂。

虽然“镜刃”已经被压服住。

不过方才随着“镜刃”力量的解放,早在一开始埋入的卍解种子已经被激发,虚无的灵魂已然衍化为真实,自蝶姐的灵魂深处脱胎而生了出来——即使没有“镜刃”的力量催动,这折射的灵魂依旧会一步步地侵蚀、吞噬、直至最终将蝶姐彻底取代。

一切,不过是时间问题。

“不……”

“为什么……”

“你是什么人?!”

这时候,隐隐约约似有一个男人的声音自蝶姐喉咙中响了起来。

缓慢。

凝滞。

艰涩。

仿佛是在进行着挣扎。

想要挣脱什么东西一样。

然而面容普普通通的男人就好似根本没听到一样,并未进行回应,只是手指轻轻一勾。

唰!

在他的视野中。

此刻就可以看到一根又一根透着圣洁之光的无形丝线连接于蝶姐的身上,伴随着纯白而又神圣的光芒氤氲闪烁,在蝶姐那嫁接着**与灵魂的“精神体”中,代表着积极向上、自信、勇气、快乐、热情等等的正能量情绪蓦然高涨了起来。

这使得蝶姐的**产生了反应,汩汩的生命力能量自行快速流转而起,带动着血液循环,舒服快慰得几乎是让蝶姐下意识轻呻低吟了一声。

“啊……”

蝶姐喉咙中的嗓音恢复了正常。

只是这一声叫,如此的猝不及防,且透着一种女人独有的特别韵味。

当蝶姐反应过来后。

不禁满脸通红。

不过虽然身体好像在发生着一些奇怪的反应,自己的情绪也莫名变得热烈高涨起来,蝶姐却并未质问面前这位突然出现的男人究竟对她做了什么,更没有询问对方的身份。

不管怎么样。

至少……

对方此刻在救她!

蝶姐好歹也是一名国家专门分配到联合国工作的“c序列”公务员。

无论现实还是副本中都历经过各种各样的生死危机。

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不该做什么。

她并未有所废话,感知到体内那第三小队队长折射的灵魂被人控制住,而那把斩魄刀“镜刃”虽被面前男人拿捏住了刀身,却依旧在疯狂挣扎,明灭闪烁着狂乱的光芒,企图联合自己的主人催发出更进一步的卍解力量。

没有一丝一毫犹豫。

蝶姐大手一挥。

调出自己的玩家面板。

极为迅捷地进行了一番操作。

紧跟着下一刻——

“叮!”

“你获得了附近一名玩家的馈赠:斩魄刀——‘镜刃’。”

听到脑海中响起的游戏系统声音。

面容普普通通的男人眸光先是一闪,旋即嘴角缓缓地上翘起一抹笑容,一双眼睛看着蝶姐,透出了几分有趣的神色。

斩魄刀不同于一般正常的装备武器。

它更偏向于是一种半能力半武器,且拥有着自我情感、个性与灵魂的存在。

在拥有的一刻。

便会默认与拥有者的灵魂进行交融,逐渐变为对方的形状。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是斩魄刀在与拥有者的灵魂进行绑定。

——但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讲,这其实也意味着斩魄刀在逐渐侵蚀你的灵魂,寄生于你的灵魂之中,如果无法将其驯服,反而会被刀给反噬。

当然。

这是指从别人那里获得的非本命斩魄刀。

蝶姐很聪明。

她知道自己如果一直持有“镜刃”的话,不仅仅要被“镜刃”本身的刀灵从外部侵蚀自己的灵魂,更是由于“镜刃”的存在,其原主人折射于自己体内的灵魂会一直受到刀本身力量的滋补,从而由内而外地寸寸将她的灵魂瓦解,并最终彻底变为别人的形状!

这样一种里应外合。

十分狠毒。

几乎难以抵挡。

所以蝶姐很果决地将“镜刃”给馈赠了出去,丢掉这块烫手山芋,以最大程度地保证自己的性命。

不过……

“即使有反噬的风险,斩魄刀依旧是几乎每一个玩家都十分渴望的东西,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觉醒死神天赋,并拥有一把独属于自己的本命斩魄刀的,就算是觉醒死神能力的玩家,也不会嫌自己所拥有的斩魄刀数量过多。”

“再加上斩魄刀的掉落概率比‘天赋精华碎片’还低上不少,一般死神能力玩家也不会闲着无事把自己珍贵的斩魄刀馈赠出去,所以……市面上即使是最低层次的斩魄刀,价格也是以‘亿’乃至于‘十亿’为单位的。”

“这把出自一名‘b序列’高手的本命斩魄刀‘镜刃’,估计市价五十亿rmb打底!”

“比一些高品级的【礼装】或【武装】价值都要高上不少了。”

“而此刻我已经差不多控住了蝶姐体内的那个灵魂,更是镇压住了这‘镜刃’的刀灵,以蝶姐作为一名资深特工的‘特工本能’,应该明白自己基本上已经得救了吧?她其实并没有必要舍弃‘镜刃’的所有权,放弃这至少五十亿的rmb。”

“但她却还是将‘镜刃’馈赠给了我。”

“所以……”

“她真正的意图其实是在向我示好?感谢我的救命之恩?想和我建立合作的友谊?啧啧,平日里蝶姐在学校课堂上凶巴巴的,一副生人免近的模样,没想到情商其实还挺高的嘛。”

面容普普通通的男人眸光一转。

差不多摸透了蝶姐的心思后。

心中不禁暗笑。

这面容普普通通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秦川。

说起来也巧。

林诗夏和那拥有着一对人间凶器的小个子萝莉少女救了蝶姐后,两女在雾霾笼罩的伦敦城中左转右转,最终竟好巧不巧地选择了秦川本尊正休息的旅馆中进行隐藏。

而且更巧的是,还将蝶姐安置在了他的隔壁。

当时秦川就面色古怪了起来。

这……好像也太巧了吧?

总有种好像一双调皮的手冥冥中特意安排了这一切的感觉……

不过虽然心中感觉古怪。

总的来说。

事情如此发展倒也算是不错。

比如此刻。

他就白嫖到了一把价值至少五十亿rmb的斩魄刀,这还是让人感觉非常香的。

这把斩魄刀“镜刃”的能力其实很奇妙,虽然说可能比不上《死神》系列副本中那些知名的斩魄刀——如“斩月”、“镜花水月”、“流刃若火”、“千本樱”等等,不过在“死神”职业的玩家群体中,应该可以算得上是顶尖之流的了。

若是这把刀的能力开发得足够好。

绝对能让人轻轻松松上“a序列”。

“s序列”都不在话下。

只可惜这把刀原主人的悟性,明显不怎么强,其所使用的卍解能力——“折射”,严格来讲应该只是不完全形态的半步卍解。

说不好听点那就是半吊子。

所以才只是位于“b序列”的层次而已。

“嗯,差不多也是该进行收尾了。”

“蝶姐这边的问题解决完,我还得清点一下干掉5号设计师后的收获,然后投入更多的意识操控心天使傀儡去和那名女钢琴师‘谈谈人生’呢,从种种蛛丝马迹来看,她或许也是一名‘黑色火种联盟’与‘疯人设计院’特意培养的一名‘精神病’天赋玩家,而且还是比龙之介那种获得规格高上许多的‘精神病’。”

“直觉告诉我,那女钢琴师身上隐藏着有趣的东西。”

“呵呵,说实话,我真是越来越好奇‘黑色火种联盟’与‘疯人设计院’这两个反人类组织究竟在编织着怎样一种有意思的阴谋了。”

微伸出舌头。

轻舔了一下嘴唇。

秦川嘴角翘起的弧度逐渐深邃。

他抬起五指。

于虚空猛地一勾勒。

唰唰唰!

一道道漆黑深邃的心魔之线绵延而出,深入蝶姐的灵魂中,下一刻,“嗤”的一声,一个扭曲挣扎的透明身影被强行拉扯了出来!

而随着这猛一下拉出,蝶姐就感觉自己的整个灵魂一震,旋即干脆了当地直接晕倒了在了旅馆床上。

秦川见此并不意外。

毕竟那透明身影严格来讲是以蝶姐灵魂为“母体”孕育出来的,这一下猛地拉扯出,相当于撕裂了蝶姐的一片灵魂,自然会让人承受不住痛苦晕倒。

手一抬。

缕缕圣洁的心天使之线渗入蝶姐的灵魂之中,将其痛苦的灵魂进行安抚。

接着秦川另一只手手指一勾。

一缕又一缕更多的心魔之线连接并缠绕在了那道透明身影之上。

“你……”

“你究竟……是什么人……?!”

“为什么……要……破坏我的……计划?!”

“阻止我……复活?!”

“明明我……比这个女人的价值……更大!”

“我能为联合国……付出更多!”

透明的身影疯狂挣扎。

发出断断续续的咆哮。

挣扎之际,犹然可以看见虚空中蔓延起道道透着湛蓝之光的奇异粒子,逐渐地凝聚于其身上,霎时间,原本透明的身形竟是逐渐变得凝实起来。

那股挣扎的力量也是猛然间变得更为强大。

竟有一点要挣脱心魔之线束缚的趋势。

“哦?聚敛虚空中浮游的‘灵子’能量,从而充盈自己的灵力么?不愧是‘死神’职业的玩家,联合国特别行刑队的队长级人物,即使只是一道折射的灵魂,严格来说都不算是真正的本体了,都这么的有韧性。”

“不过这倒是正好。”

“这种通过斩魄刀‘镜刃’卍解能力折射出来的灵魂,严格来说只是具备玩家执念的‘特殊灵体’,就像是灵异性质的幽灵鬼怪一样,且由于具备死神的能力特质,灵体的强度要比一般幽灵鬼怪强太多了,倒是可以正好用来转化成一具灵体类的‘心魔傀儡’。”

自领悟出心天使之线后。

秦川的心魔之线也水涨船高得到了升华与强化。

已然不仅仅能操控躯体。

更是能操控灵体类的存在。

当然。

一般幽灵、鬼魂、怨念等等的灵体,也就只是能进行有限的操控与影响,并不能转化为“心魔傀儡”,因为大多数灵体的强度其实是很弱的,再怎么样也无法比拟得上**,一旦转化就会直接溃散。

但“死神”职业玩家的灵魂就不一样了。

他们的灵体强度最低也是堪比**。

正常情况下基本都是超越**的。

以至于灵体已经影响到了**,使得**趋于了一种“灵子化”的状态。

也因此。

要彻底地杀死一名“死神”职业玩家,要显得更为困难。

湮灭了其**,理论上来说对方的灵魂依旧能长久地保持存活。

如果不是碰到了那擅长于针对灵魂进行攻击的5号设计师,那特别行刑队·第三小队的队长其实还不至于最终穷途末路到靠暗算蝶姐来进行一种畸形的复活。

而对于秦川来讲。

“死神”们强度极高的灵体。

俨然正好可以算是一种极为不错的“心魔傀儡”转化对象。

虽然说……

此刻这位依靠斩魄刀“镜刃”的卍解能力,折射到蝶姐体内,从而进行一种畸形复活的第三小队队长的灵魂,严格意义上来讲并非其本体,而只是一种执念的残留,无论是灵体强度上还是能力上都远远比不上原本的本尊。

但也聊胜于无了。

毕竟就放着不管的话。

对方也会因为没有蝶姐这个“母体”的孕育滋补,以及斩魄刀“镜刃”的能量补给这两个关键的复活要素,而逐渐地自行消散。

这可是一个绝对的浪费。

“不……不要……”

“求求你……求求你让我复活……”

“我会消灭那些反人类的渣滓……”

“我还可以为联合国……为我的国家……为整个人类付出更多……”

“不要让我死……不要让我死……”

“我……我还有家人……我还有我的女儿……”

“该死!”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阻止我!”

“难道你也是那些反人类的渣滓吗!”

凝实的身影显现出第三小队队长那张扭曲的面孔,他发出咆哮,他发出哀求,他的声音悲怆而凄厉,令人闻之动容。

但秦川并未理会其一丝一毫。

因为他知道对方已经深深陷入了“想要复活”的执念与心魔中,即使真的能复活,其实也只是复活了一个畸形的自己而已。

“镜刃”卍解的折射能力,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具备真正的复活功能。

再怎么反射。

再怎么折射。

再怎么自以为真实。

镜子里面的你,永永远远都只是“镜子里的你”,而不是“现实中的你”。

你在欺骗自己!

“唰!”

伴随着心魔之线一道又一道地缠绕。

很快。

那第三小队队长的灵体再也难以挣扎,逐渐沉静下来。

化为了99%转化度的傀儡。

不过在最终的1%即将完成的时候,对方那掩埋于执念与心魔下的最后一丝理智似乎复苏了起来,他的眸光开始变得清澈,并恍然自己从一开始到现在,究竟是做了什么。

“我……”

“我做了什么……”

他张了张口。

看向晕倒在床上的蝶姐。

嘴巴嗫嚅了一下。

最终苦笑一声:

“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队长……”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最终的1%转化完成。

自此。

这位联合国特别行刑队·第三小队的队长彻彻底底死亡。

算是最终死在了秦川的手上。

而秦川也是正式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第三具心魔傀儡。

“作为我的第一具灵体类‘心魔傀儡’,而且还与斩魄刀‘镜刃’有关,那就叫你……‘镜灵’吧。”

手指一动。

将心魔傀儡“镜灵”收入系统背包后。

秦川却并没有立马离开现场。

“唔,说起来,蝶姐的身材的确是棒啊……”

眼珠子转动了一下。

秦川将眸光流转在此刻正晕倒在床上的蝶姐身上,看着其所穿的特工紧身衣,完美地勾勒出身上的每一条动人曲线。

不由的。

伸出舌头。

舔了舔略显干裂的嘴唇。

秦川缓缓向蝶姐靠近了过去……

全球登陆:只有我知道剧情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